top of page

睽違九年 回歸首個個人專場發源地藍奕邦《SNUG IN MY ARMS》巡迴演唱會香港首站圓滿落幕

「呢三晚我做得好開心,我哋一定會好快好快再見!」

為樂迷哼唱最安心的「邦之國度」 以歌寄願各地港人生活安好

宣佈巡唱啟程往多倫多及三藩市等北美洲地區演出



藍奕邦一連三晚假中環藝穗會奶庫舉行的《SNUG IN MY ARMS》巡迴演唱會香港站尾場今晚(27日)圓滿落幕,全場人潮迫爆,歡呼聲撼動會場,氣氛甚好。重返首個個人專場發源地的阿邦份外感觸,他於演唱會尾聲時說:「我會好唔捨得今晚呢個騷,呢三晚我做得好開心。嚟緊呢個騷都會先去北美洲,之後再有其他站,我哋一定會好快好快再見!」


甫開場,迎來事先張揚的開場嘉賓顧定軒,一出場已讓台下起哄,顧定軒與阿邦曾三度於音樂上合作,(27日晚)他獻唱由阿邦創作的《教我》及《XY》,又大讚阿邦是他的天使:「上年我第一年做新人,佢毫不猶豫答應陪我行咗三首歌,所以好多謝佢。」阿邦於顧定軒唱《XY》期間上台合唱,他分享與顧定軒認識的經過:「其實我都係《全民造星》先認識你,你嘅外型同聲線好特別,你有少少remind我以前嗰陣。其實我哋係完全唔識嘅,不過有次我哋睇Serrini,嗰陣仲要戴口罩㗎,覺得點解有個好似顧定軒嘅人𥄫住我㗎呢?我就DM問佢。」顧定軒即表示一直很想與阿邦合作,因此當晚不停「𥄫」住對方:「嗰個DM之後,我狂錄音話嚟緊有新歌,想邀請你幫我造歌。」阿邦透露將再與顧定軒合作新歌。


接着,阿邦正式為演唱會揭開序幕,一口氣獻唱《你倫敦我紐約》、重新編曲的《可樂》及《Cocktail》,以輕快的旋律呼應演唱會「SNUG」的主題,台上台下同樣享受,隨音樂搖動身體。


相隔9年再開騷的阿邦,這次重回舊地別具意義:「我好開心可以返嚟藝穗會做騷,Fringe Club係我仲未出唱片、仲未簽公司,仲係有份day job嗰陣,就嚟唱歌嘅地方,嗰時得兩、三個人聽,仲係我啲朋友嚟。廿幾年前,我喺呢度表演嗰陣真係乜都冇,而家可以再返嚟,仲有人睇,仲多咗好歌,我都冇浪費咗廿幾年。」


隨後,阿邦獻唱為陳蕾填詞的《妖治時代》,他坦言外在世界是妖治時代,希望每次開騷亦可以為樂迷提供安全區,讓大家盡情釋放情緒:「(27日晚)想喊就喊,想笑就笑,想X叫就X叫!」然後是《孔雀開屏》,阿邦指當年與林夕很想透過音樂回應社會對性的偽善:「可悲嘅係,9年後呢首歌仍然啱用。」阿邦緊接唱出《藍田金婚》,以音樂坦然表態,相信愛就是超越世俗與名份的救藥。


「我真係好開心好開心,因為5、6年前,如果你叫我企上個台,我係即刻panic attack,我都解釋唔到。由前晚、噚晚到今晚,我可以喺個台上唱到廿幾首歌,真係奇蹟!其實好怪,好少artist可以停咁耐,仲可以出返嚟。」阿邦向樂迷坦白,答應自己假如有機會重新唱歌,不會再有「偶包」:「我好開心可以出返嚟唱歌,仲可以冇晒『偶包』,真係可以做返自己。」

其後,阿邦自彈自唱激罕的「鐵粉side track」,讓台下樂迷大為驚喜,首先是從未收錄於專輯的出道作《火柴》:「當年就係upload咗呢首歌,令我由2、3個friend聽我唱歌,開始愈來愈多人聽,叫做儲到第一班fans。」及收錄於專輯【藍】的《流星月台》。


除了邀得顧定軒作開場嘉賓,阿邦亦邀得兩位風格各異的本地音樂人,從美國回歸的氣質唱作人cehryl及型格Rapper Matt Force,分別擔任三場演唱會的表演嘉賓。(27日晚)已於首場現身的cehryl再度登場,與阿邦合唱玩味十足的《竇》。阿邦分享與cehryl相識的經過:「2013年我有個朋友做教育,搞咗個活動係好似mentor咁,我都有啲教育意義嘅嘢,唔係淨係識食煙、飲酒、講粗口嘅,不過都唔係教咗佢好多嘢,淨係迫佢好短時間寫咗好多首歌,呢個係練習嚟㗎。」若干年後,阿邦於音樂平台聽到有位叫cehryl的女生出歌,才知道她終於做到自己喜歡的事。


然後,阿邦再與鋼琴作伴,自彈自唱Taylor Swift的《Anti-hero》:「過去呢三年疫情時間,多咗好多時間同自己相處,我嘅方法就係飲酒『自隊』,咁唔係好健康,因為你會覺得個世界咩衰嘢都關你事,所以好多謝Taylor Swift寫咗呢首歌。」他笑指過去曾經寫不少「憂鬱文青系」及「怨婦系」音樂,但為了塑造積極光鮮的形象,反而讓情緒抑壓下來:「嗰時我食嗰啲精神科藥物,兩個月肥咗40磅,成屋都褲都著唔到,尤其嗰時我好想自己好靚仔。今次出返嚟,我好希望大家知道唔一定要完美嘅,可能大家都有嘢係療癒緊,關關難過關關過,我之前都無諗過可以出返嚟唱㗎,所以其實OK㗎。」並送上《強弱》及《最後的信仰》為樂迷打氣。


沉澱過後,阿邦從悲傷中重新出發,為樂迷唱出《快樂頌》、《青春於舞池消逝》及新歌《情定唐人街》,阿邦忘形跳舞,台上台下齊齊擺動身體兼大合唱,氣氛高漲。


安歌部份,阿邦帶來《圍牆倒下前》及《生》,他說:「我會好唔捨得今晚呢個騷,呢三晚我做得好開心。不過開騷前,不止一個人同我講,可能今次係最後一個喺香港睇我啦,我都有啲難受,好彩疫情完開返關,咁嚟緊呢個騷都會先去北美洲,之後再有其他站。我哋一定會好快好快再見,無論你係香港定外地,我都祝福你生活安好。」阿邦送上《說再見的對象》,用音樂為樂迷送上祝福。


樂迷的熱情令阿邦再度現身,他穿上演唱會紀念品之一的圍裙登場,阿邦於台上大讚布料靚,並向樂迷送上最後兩首歌:「多謝大家,大家繼續好好生活!」藍奕邦《SNUG IN MY ARMS》巡迴演唱會首站的尾場,於兩度安歌下圓滿結束。


完騷後阿邦高呼既興奮又不捨:「我覺得今次個騷係對自己同歌迷嘅交代,之前真係完整一首歌都唱唔到。呢幾年我有好努力畀心機康復,(27日晚)做完一個完整嘅騷好開心。因為每次唱之前都擔心身體不適,唔係情緒問題,但係會影響唱歌嘅,好彩,呢三晚都好順利。」

對於相隔9年再開個人騷,更選址重返出道前的舞台——藝穗會,阿邦坦言曾經猶豫:「上年我同小巧做個騷,係佢踢我先敢去諗做個人騷,因為一直猶豫自己應唔應付到,唔止係唱歌,仲有騷前準備嘅嘢。返嚟呢度,頭先綵排嗰陣我都好感觸,廿幾年前冇諗過到今日仲有人聽自己唱,真係覺得自己冇嘥到呢廿幾年。」


至於會上的嘉賓,阿邦大讚顧定軒的氣質很特別:「有啲人可能會戴有色眼鏡,去睇一個演員轉做歌手,但係我覺得佢真係有潛質。同cehryl就係緣分,佢好叻女,而家有加拿大唱片公司簽咗佢,另外,(26日晚)嘅Matt Force,係其中一個我最鍾意嘅Rapper,因為呢幾年我聽多咗廣東話Hip-hop,今次搵到佢哋齊腳演出好開心。」阿邦又透露完成三場香港站演出後,今年內將到多倫多及三藩市等北美洲地區演出,稍後會再公佈詳情。


藍奕邦於藝穗會自彈自唱舊照,攝於2001_02年


活動相片


2 次查看0 則留言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