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盧廣仲相隔十三年再登紅館開騷優先訂票兩小時內火速掃光


盧廣仲 15 周年巡迴演唱會去年已開展,今年廣仲終來到香港跟樂迷見面。這次相隔十三年再踏上紅館,於三月十六日舉行一場「盧廣仲勵志的演唱會香港站」,日前優先訂票在短短兩小時內火速被隊員(盧廣仲 fans 暱稱)搶空。


入行 15 年,向來幽默的盧廣仲笑指自己最大改變是年紀大少了穿短褲。而作為音樂創作人,面對 AI(人工智能)的威脅,他本人表示輕鬆看待,但也認同 AI 的發明確是很了不起。

 

相隔十三年再在紅館演出,盧廣仲亦接受訪問,大談今次再開騷及入行十五年的感受。再踏紅館舞台,廣仲本身又有甚麼期望呢?他想了想說:「我希望可以唱得更久一點,年青時候的我的表演方式是比較爆衝,每一首歌都用盡全力。現在的我,三十歲以後的表演風格是比較有彈性,大家可以來紅館看看我現在的風格有甚麽改變。」


跟香港歌迷再見面,廣仲坦言會有特別設計的環節給香港歌迷。他笑說:「我記得十三年前的演唱會有十八銅人的 dancer,我自己都覺得好好笑。我們公司辦演唱會都會加入一些我們覺得好玩的橋度。這樣才可以讓氣氛很快樂。」


被問到會否唱廣東歌?他就笑着猶疑了一會:「廣東歌的話...哈哈,有機會。我這幾年都聽得蠻多廣東歌,2023 年有幾首常聽的都是廣東歌。」他透露最近常聽的有林家謙及 Gareth.T.的歌曲,覺得都蠻好聽的。


2008 年,盧廣仲推出首張個人專輯《100 種生活》,一直到現在,他的歌曲都是充滿生活感及正面訊息,是否反映了他個人的性格都是這樣的呢?他覺得寫歌是有一種補償作用,好像他沒有去過很遠的地方,但可以將很遠的地方寫在歌曲入面,感覺自己去過。


他說:「我也,不見得是百分之百超級 positive,可能稍也有憂鬱的時候。寫歌是一個理想,我的歌迷可能跟我一樣,對未來抱着同樣理想的一群人,聽我的歌會感動。我是以這個角度去寫歌,如果你在我的歌聽到生活感,代表我們是同一類的人。」他又謂近年流行九型人格,他自己便是 i 型(內向)人,感覺自己的歌迷也是 i 型較多。


轉眼間入行十五年,他又覺得自己最大改變是甚麼呢?他又發揮其幽默感,笑說:「最大改變是年紀大了,怕濕氣,穿短褲很易中風寒,哈哈。以前我冬天都穿短褲,有點神經病。現在發現有時冬天真的很冷,寒風吹來身體就不好。年紀大比較養生,要把膝蓋遮住。我覺得這是肉眼上看到盧廣仲最大的改變。」


他覺得自己在三十歲以後,覺得心靈健康也很重要,所以都會在音樂上跟大家分享如何療癒自己的心靈。他說:「這亦是我十五年來一直都有堅持的,身心靈健康的重要性,要有健康的 mind set,我一直跟大家分享養生,走路是很健康,吃維他命 c。」


近年 AI 的發展之快,令台灣 RAPPER 熊仔亦在台灣金曲獎上問台下的音樂人會否害怕 Chat GPT。作為音樂創作人,廣仲覺得 AI 發展對音樂創作輕鬆看待,但他亦認同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發明。


他說:「Live 珍貴的地方就是因為每一個靈魂都獨有的,不管是表演者或是聽眾,每一場演唱會都是很獨特的存在,因為都是在不同的地方,有不同的組合。這是 AI 永遠都無法取代。」


他指真人表演樂器的聲音與質感是不同,他也有聽過 AI 歌曲,聽起來是好聽,但不會感動。他覺得大家看演唱會,除了聽音樂,也是尋求被感動。他說:「我會期待 AI 未來有甚麼發展,但不會害怕被取代。我聽過 AI 孫燕姿,真的很像,但是不一樣的。」


他又想有個 AI 盧廣仲嗎?他聞言哈哈大笑說:「哈哈。我有試過請 Chat GPT 幫我想歌詞,網上也有人用來作曲,確是很了不起。」至於電腦是否暫時仍未能取代人腦呢?廣仲覺得要看項目,有些要計算的東西,相信 AI 是可以代替人類處理。但如果是表演或是帶有靈魂的創作,AI 目前未能做到。


踏入 2024 年,盧廣仲又會再拍電影或電視劇嗎?他指做演員這件事,是很有彈性的,只要有好劇本或是有趣的便會做。去年拍攝了一部電影,導演都有叫他唱主題曲,他笑說:「可以演戲又可以做音樂創作,一舉多得。」


他又指 2023 年太忙了,他都希望 2024 年有機會放假休息,去一趟旅行。他渴望去一些可以走路走很久的地方,他說:「我很喜歡走路,我在台北都一直走路,最想去風景美的地方,我一天可走十幾廿公里的。」





5 次查看0 則留言
bottom of page